把舊文放上來,超級陌生的啊(艸)
不過自己看的蠻開心的哈哈真的是我寫的嗎(炸)


--------------------------------------

 

 

 不速之客




Q…
 
「很可愛吧?今天出現在家門口的,不知道他是男的還是女的呢!」
 
小馬完全無視BOSS面色鐵青的臉笑的一臉無害,高舉著手中的小嬰兒把他逗的咯咯笑著。
 
Q…你應該把那個麻煩東西處理掉。」
冷淡的語氣透露出對那個嬰兒的嫌惡,也同時受不了Q的同情心氾濫
 
「我想他是被人搞丟的,我想等一會兒他的家人就會來找他了所以BOSS…我想想說先照顧他一下
放下高舉的雙手將嬰兒小心翼翼的護在胸前,小馬斂下對嬰兒的笑容而對BOSS撐起僵硬的微笑,並且退後幾步與BOSS保持距離深怕他會對這可愛的小嬰兒做出什麼事。
自己也不是不明白對BOSS來說這是一個麻煩的東西,但自己就是不忍心不理會這個被遺棄在自家門前的小男嬰,更別說什麼更殘忍的把他"處理"掉了。
 
 
 
 
 
靜靜的盯著小馬許久,久到小馬的額角都不禁冒出冷汗,BOSS一言不發地轉身走進房間,不再理會客廳裡的一大一小。
也許是因為實在不想處理這區區的麻煩東西,也許是因為小馬臉上的為難表情

聽見門關上的聲音後小馬鬆了一口氣,他知道BOSS妥協了。
不過也頗驚奇為何BOSS這麼快就妥協了,還以為會被冷朝熱諷一般的
為了BOSS過於爽快的舉動沉思了許久,直到懷中的小嬰兒受不了如此的靜謐而不停的扭動著。
 
「啊啊,對不起喔!你想要下來嗎?」
放下懷中頗不安分的小東西,小馬蹲下身拿起放在嬰兒衣服裡的小卡。
上頭寫著的只有一句『抱歉,請幫我照顧一陣子』
小馬對剛剛其實有點欺騙BOSS感到有些內疚,但就是就是
 
「呀呀~」小嬰兒歪著頭疑惑的拉了拉小馬的頭髮。
小小刺痛感讓小馬從思考中回神過來,將拉他頭髮的小手包在自己的手中,小孩看著自己的小手就這麼被包著,對著小馬嘟起嘴來拉扯著,然後又發出咯咯咯的笑聲似乎覺得這是一個好玩的遊戲。
 
「啊!得去幫你買嬰兒用品!」笑著看著似乎玩的很開心的嬰兒,視線移到早上放著嬰兒的嬰兒車上,這才驚覺除了嬰兒車外好像沒有任何嬰兒用品。
 
 
 
 
 
 
「哇!小馬你何時有了私生子啦?瞞著我們跟誰生的啊已經這麼大了耶!」
利用空閒時刻出來閒逛的陳痞子在光明正大的逛大街的時候巧遇了小馬還有他手中抱著的小孩,一大一小都帶著大大的笑容,確實讓旁人都覺得他們是對父子。
 
「現在不是上班時候嗎?你怎麼會在這裡啊?小心又被英雄罵了,還有這不是我的小孩。」
對於痞子直接在街上大聲嚷嚷這種事感到不怎麼在意,小馬依舊笑的一臉無害,或許是因為小孩,所以臉上的笑容比平常增加了許多分。
 
「不要管他了啦!他老是都不要命的去追捕犯人不理我的,現在分局裡也沒我的事,就出來透透氣囉~那怎麼會莫名多出這個小孩啊?超可愛的耶!」
說到吳英雄的事痞子有些哀怨的癟了癟嘴,之後又馬上換回原本的痞子臉逗弄著小馬懷中的小孩。小馬緩緩的跟痞子道出今天早上的來龍去脈。
 
 
 
 
在嬰兒用品店中,兩個長個頗帥的男人推著推車,而推車中坐著一個可人的小嬰兒,這種景象任經過的爸爸們覺得奇異媽媽們覺得養眼(!?),對他們露出可疑的笑容似乎是在猜測的什麼事情。
 
 
「所以你說你幫他取名叫小槍!?」
痞子非常不雅的張大嘴驚呼,小槍,真是個奇特的名字!?
「是啊,他身上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知道他的名字,就想說先給他取個名字不然也不知道怎麼叫他,我覺得他好像還蠻喜歡這名字的,不過本來我還想叫他手榴彈的說。」
推著推車小馬專注的清點著需要買的物品微笑的說,絲毫不覺得這名字有什麼不妥。
 
 
「小槍,小槍比較好聽
手榴彈!?小槍這名字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是當軍人太久了嗎?取個名字都跟軍械有關。
痞子乾笑著搔了搔頭,對於小馬的取名字能力感到頗為無奈,似乎跟BOSS是同等級的──只會從26個字母隨便挑一個給他們取名字而且還不知道如果超過26個人的話要怎麼辦。
 
「是說看不出來你對嬰兒還真有一套啊都知道要買什麼東西,且小槍從剛剛到現在都不吵也不鬧,一直笑笑的,還說他不是你小孩,根本是個小小笑面馬。」
 
惡質的捏了捏小槍軟軟嫩嫩的臉,小槍依舊笑的開懷,還試圖把痞子的手指抓過來塞進嘴裡。
 
「沒有啦,上網查的而已,現在知識家都講的還蠻詳細,且小槍他本來就很乖了,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看他哭過。」
看著痞子跟小槍玩的不亦樂乎,小馬將一個又一個的嬰兒用品放進堆的越來越滿的推車中。
 
 
 
「喂
「陳在天!!!!」
「英雄你不用吼那麼大聲難道你要讓我耳聾嗎,親愛的我想你捨不得的啦~」
 
痞子一接起手機連旁邊的小馬都聽的到電話中英雄的怒吼,小馬笑了笑,他就知道吳英雄回來一定會對消失的痞子連環CALL
 
 
「不要在那邊給我東扯西扯不管你現在在哪裡都給我趕快滾回來現在是上班時間你跑出去鬼混什麼啊!!」
「唉喲現在重案組的又沒事我很無聊啊,你又不陪我我很孤單耶親愛的~」
「混混帳誰是你親愛的啊!?」想必手機那頭的吳英雄已經臉紅了。
「當然是你啊親愛的,好啦我知道你很想我我現在就回去了,你有沒有要吃什麼我順便買回去給你?」
 
 
看著痞子笑的一臉甜蜜又燦爛的跟英雄講電話,小馬真的是有些受不了這對雙囍打情罵俏的大粉紅色閃光,默默的遮住小槍的眼睛。
「小槍乖~不要看眼睛會痛痛的喔~」
 
「小馬抱歉喔~就陪你到這邊了我先回去了英雄在催啦掰掰」
快速的跟小馬道別的痞子好心情全都寫在臉上,有如如暮春風一般。
 
 
 
「欸英雄我跟你說喔~我剛遇到小馬他帶了一個小孩超可愛的耶!害我也好想要有一個喔親愛的我們去領養一個好不好~ˇ」
 
「陳在天你是頭殼壞掉了嗎!!??現在.馬上.立刻給我回來!!!」
 
 
 

 
 
 
 
You are too over. 不是說很快就會有人找的嗎怎麼需要買的這麼齊全。」
不知何時坐在沙發上看書的BOSS,抬頭就看見提著一手提著幾大包一手抱著已經睡著的"麻煩東西",冷冷的回完話之後又低頭看起自己的書,由後面那句肯定句看來顯然BOSS一開始就知道小馬說那東西被搞丟是騙他的。
 
 
 
「抱歉回來晚了,午餐在這,你餓了吧。」
將手中的最小一袋放在桌上,然後輕輕的將睡著的小槍放進他的嬰兒車,小馬最後將那一袋又一袋的嬰兒用品隨意放在地板上,接著開始翻找袋中的物品。
 
 
Have the lunch first.
 
「我還不餓你先吃吧,我得幫小槍泡奶粉,他應該等等醒來就會餓了。」
 
「小槍?You take the name for him?」
 
「是啊,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嘛。」
 
「哼。」
瞄了眼嬰兒車中熟睡的東西,BOSS冷哼一聲拿起桌上的便當開始食用,看著小馬忙碌的邊看育嬰手冊邊準備那個小東西的午餐,臉色似乎又更冷了。
 
Q,have the lunch first. It is still sleeping.
平淡的語氣顯現一絲不耐煩,只好讓小馬停下手邊的事情起身坐到BOSS旁,
拿起BOSS遞過來的便當開始吃著。
 
小馬看著整個睡的頗熟的小槍,嘴邊的笑意一直沒有消失,緩緩的將身子往BOSS那邊傾,整個放鬆的將大半的重量都轉往BOSS身上。「怎麼今天那麼好心?」
採購東西採購了那麼久其實自己真的也餓了,細嚼慢嚥的吃著手中的便當,歪頭問道。
BOSS只是默默的將身體移了個讓兩人都比較舒服的姿勢,看了眼小馬再看了眼嬰兒車上的東西就又繼續面無表情的吃飯。
 
 
靜謐的氛圍圍繞著兩大一小,小馬也不在意BOSS的答案,只是滿足的靠著BOSS吃著飯,這種平靜的時候是以前在薩克奇不可能有的,但是缺點是會使人鬆懈,BOSS對於這種生活有些不屑,但是小馬卻很喜歡,喜歡跟BOSS現在這種和平的相處。
 
 
 
吃完的兩人將空的便當盒放下,BOSS繼續拿起書看了起來而小馬則是把頭都靠上了BOSS寬厚的肩膀上,懶洋洋的拿起丟在沙發上的育嬰手冊,為了之後不知道會當幾天的"奶爸"做好充分準備。
 
 
 
 
 
 
 
 
「嗚~哇啊~~~~~」
 
「奇怪了尿布剛剛換了牛奶不久前也喝了啊,怎麼現在突然哭了呢?」
明明前幾天小槍都非常的乖巧溫順,哭頂多都是因為肚子餓或是尿布濕了,但是今天突然的嚎啕大哭搞的小馬不知所措,邊翻育嬰手冊邊翻找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小槍止住哭聲的,越來越大聲的哭喊讓小馬頭一次對小槍感到驚慌失措。
 
Shut up! It is very noisy!
BOSS別!小槍他只是……!?」
 
過高了的分貝導引了BOSS這幾天來埋藏的怒火,什麼也不管的直接拔起了槍指著坐在沙發上又哭又鬧的小槍。 小馬聽見了BOSS的怒吼趕緊從房間跑出來但是一衝到客廳就看見了奇特的景象
 
小槍看到槍的時候瞬間停止了哭泣,睜大著好奇的雙眼伸手去摸那把正被BOSS扣下板機非常危險的槍,然後笑了,開心的發出咯咯咯的笑聲。這就是所謂的初生之犢不畏虎嗎?
 
似乎不只是小馬在訝異,BOSS也挑了眉,看著開始對槍東摸西摸的小東西,BOSS微小的揚起了一絲冷笑。「I think he likes the gun.
 
「原來是想要玩玩具啊
愣愣的看著此景象的小馬緩慢的回神對於小槍這反應不知道是該哭該笑。
天啊不會他還沒教人家拿奶瓶他就會拿槍了吧|||b這要怎麼給別人一個交代啊?
 
看著BOSS又把槍收回去,小槍咿咿啊啊的雙手在空中揮啊揮的想要拿那個很有趣的玩具,見BOSS不理他就皺起整個小臉開始再次放聲大哭。
為了避免BOSS再次發怒小馬趕緊拿出他最小型的槍械下彈匣後遞給了小槍。
「小槍乖喔~不要哭哭了,你看這裡也有啊~」
邊安撫著小槍邊用餘光偷偷觀察BOSS的表情,這幾天BOSS的臉除了面無表情還是面無表情,頂多出現像現在鐵青的臉,小馬心中暗嘆口氣,難道因為小槍在所以他不高興嗎?
 
「你這名字取的真恰當,看來他以後會很優秀。」
似乎不在那麼討厭小槍了,雖然是在調侃小馬,但是這一次的語氣就沒有那麼嫌棄了。小馬鬆口氣的漾起平常的笑容,習慣的坐在BOSS旁邊,看著小槍對著那只槍東摸西摸的,試圖拿起來卻又拿不起來,整個努力的像在拔蘿蔔似的,最後用力過度而翻了個跟斗差點跌下對他來說有點高的沙發,還好小馬眼明手快的將他救了起來但顯然那小東西不曉得剛剛有多危險,覺得頗有趣的大聲笑著。
 
將那差點讓小馬心臟停掉的小東西安穩的放置在另一個沙發,小馬被剛剛的事情嚇的一身冷汗,整個身體無力的坐上沙發,正要調整呼吸時腰間就被一道力量給扯了過去,整個人倒在了沙發上,頭正巧擱在BOSS的腿上。
 BO…BOSS!?」對於現在的姿勢還有覆上來幫他擦去額角的汗水的手感到臉熱,小馬通紅著臉的想要起身但是腰間的力道卻不准他起身。
 
You rested too few.
平淡的語氣透露出如不仔細就無法察覺得溫柔,讓小馬覺得有一絲暖流滑入胸口,原來BOSS知道小馬這幾天晚上幾乎都沒什麼睡因為小槍容易在半夜肚子餓或是上廁所的。但還是有些擔憂的轉頭看了看現在只把手槍放在眼裡對它玩的不亦樂乎的小槍。
「我看著。」
知道小馬疑慮的BOSS乾脆直接把手蓋在小馬的雙眼上,短短的三個字讓小馬笑的靦腆可愛又幸福。而後也感應到了疲倦的到來,雖然在薩克奇也是常常不睡的,說不定是放鬆的日子過太久了,又或許是BOSS自己獨有的體貼溫暖讓小馬整個放下在以前根本就不可能放下的戒備。
 
 
 
平穩的呼吸聲微微想起,BOSS悄悄的露出了難以察覺的笑容。
平時的面無表情在此時似乎多了些色彩,眼神似乎也不再那麼冰冷。
 
 
這又是一個平靜的午後。
 
一個差一點就不平靜的午後。
 
 
END
 
 
 

 
小番外(?)一:
 
小孩子很貪心,比一般小孩來說已經很乖巧的小槍也是一樣。
 
 
「咿咿壓壓~嘎嘎~」
似乎已經玩膩了最初小馬給的那把,小槍無論如何就是想要BOSS的那一只,老是帶著無辜的眼神嘟著嘴哀怨的看著BOSS,當然我們的BOSS是不會理他的。
但是讓小馬在一旁的汗顏不已。
 
是對那把槍一見鍾情喔?
 
無奈的看了眼放在一旁好像被小槍打入冷宮的槍,小馬搔搔頭沒什麼辦法。想說反正小槍現在在BOSS旁邊也很識相(?)的不會吵鬧,BOSS就不會對他有生命威脅,轉頭準備邊洗澡邊想辦法。
 
 
才剛走進房門就冷不妨的被扯進某人的懷裡,隨著關門聲一起落下來的是紮紮實實的一個吻,過於熟悉的吻讓小馬沉醉,雙手自動的搭在對方肩上,被吻的迷亂的小馬已不知不覺的被壓到了床上,身陷柔軟的床鋪使小馬回神過來。
Wait!小槍」已經開始迷濛的眼神慌亂的看向門邊,雙手努力阻止在他已深入他衣內的手。「I give him my gun.」眸子裡多了幾分情慾,BOSS一刻也不得嫌的俯上小馬裸露出的脖子啃咬,受到刺激的小馬瞬間沒了力氣,手也只能軟軟的輕抓的BOSS的手。「但是危危險唔!」還是試圖抵抗的小馬讓BOSS再次封住他的嘴。
I thought that you are quite now dangerous,Q在小馬耳邊緩緩的吐出此句BOSS在這幾天中終於露出了愉悅表情,不過裡頭還帶有一絲邪佞。
 
 
 
還沒開始你們就開始啦!?
 
─────────────────────────────────
 
 
 
 
 
 
 
完事(?)後,小馬趁著BOSS在浴室的時候去觀望很可憐的被獨自丟在客廳的小槍。拖著略為蹣跚的步履,小馬在看到整個蜷在沙發上睡著但是槍還是抓的緊緊的小槍時會心一笑。「還好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笑著抱起熟睡的小槍,小馬將他安置在前幾天忍不住去買來的嬰兒床。記得這床買回來時BOSS那眉頭皺的可以夾死好幾隻蒼蠅蚊子但是他還是在小馬忙著幫小槍泡奶粉的時候迅速的把他組裝完成。想到時小馬整個癡癡地傻笑著,笑的兩邊酒窩都跑出來看風景了。
 
 
「就這麼喜歡他,笑成這樣?」
耳邊暖熱的氣息讓小馬紅了那略帶淡粉紅色齒印的耳垂,笑的靦腆的小馬在感覺到有冰涼的水滴在肩上時轉身皺眉。「怎麼沒有擦乾頭髮呢,還有你的衣服?不要只圍上浴巾就過來這,客廳有開冷氣你為著涼的。」
整個開啟"賢慧的妻子"的開關的小馬邊溫柔地碎碎唸邊拿起掛在BOSS肩上的毛巾自動的幫BOSS擦起了頭髮來。察覺到了BOSS一直盯著自己看,那火熱的視線讓小馬感到些微地不自在。
BOSS,我我怎麼了嗎怎麼一直這樣看我。」
吞了吞口水,小馬害羞地鬆了手,但是一下子就被BOSS抓回讓小馬繼續剛剛的動作。
I enjoy your service,Q. And…my clothes are putting on your body now.
從來就沒有發現一個人的笑容嗓音是這麼的危險,激情過後還略帶沙啞的嗓音正刻意壓低著,邊說邊勾起的笑容是前所未見的,那無法形容的感覺讓小馬整個就像是被定住似的,似乎快被這嗓音這笑容勾去了魂。
BOSS倒是很愜意的欣賞著呆若木雞的小馬,目光緩緩由上到下的。從紅嫩的面頰到滾動的喉結,從喉結再到下方的鎖骨胸膛,略於寬鬆的背心怎麼樣也掩蓋不是肌膚上頭的斑斑紅痕,而目光再往下呢?只穿著四角褲的腿正暴露著,印上些許紅痕的腿上有著幾條誘人的亮痕喔?流下來了啦
看到此時BOSS的眼神已經深沉到不行,直接抱起還在失神的小馬大步跨向房門,而掛在脖上的兵籍牌因此被亮晃晃地甩出一個完美的弧度。
 
BO…BOSS!?」騰空的感覺讓小馬終於回神,帶著濕潤的雙眼小馬似乎是喝醉酒般的愣愣看著BOSS,軟軟的語氣加上此神貌不知會讓多少人失血過多。
 
當然親愛強大的BOSS是不會讓其他人有機會看到的,如果有機會看到的人我想也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I knew you also want to.
關上門之後緩緩說出此句,讓小馬羞著將臉埋進了BOSS的胸膛,哎呀,還刻意地蹭了幾下。
 
對於小馬這種默認的舉動,BOSS此時非常非常的愉悅。
 
 
 
 
 
夜,怎麼會那麼長呢?
 
 
 
 
 
 
 
小番外(?)二:
 
 
 
「什麼!?你說小槍喜歡玩槍啊?」
「是啊,還對BOSS的那一只情有獨鍾似的呢。」
 
在某天終於有人來將小槍領走後的午后,小馬正跟痞子悠閒的喝著下午茶,似乎又是巧遇。
 
「都是你取那個什麼小槍的名字啦,你有跟他的父母說什麼嗎?」
差點把口中的飲料吐出來,痞子對小馬白了眼搖搖頭說道。
 
「沒有啊,我只跟他們要了地址,想說等他長大一點再送他一把槍,放心不是真槍啦,我會找一把很像的給他。」
依舊露出他的101號表情,小馬開心的拍了拍痞子的肩叫他放心。
 
 
如果是真槍還得了,他們會被抓去審問吧|||b一般人怎麼可以擁有那種東西呢?
痞子咋舌心裡默默的想著。
 
「喔對了他們說會放在這好像是因為有看過我,覺得我讓人蠻放心了。」
再次微笑,對於他人的稱讚有些不好意思。
 
 
人不能只看表面的啊,特別是對這個笑面馬,根本就不安全啊!另外他們一定沒有看到屋子裡的另一個更不安全一點都不放心的人!!!
痞子抹了抹脖子的汗,裝作無事的給了小馬一個非常僵硬的笑容。
 
 
 
 
 
事後講給英雄聽之後,只見英雄抽畜著嘴角的回了句,「希望那孩子以後會是個好警察。」
 
 
如果不是的話那世界就又更危險了。
 
 
 
 
 
後記(?):
 
其實我想說的是還好小槍還小拿不動手槍,不然BOSS就要教他射擊了XDDDD(踹飛)
 
 
 
 
極為私心番外()
 
 
話說某天小馬出現在南區分局,當然不是來賣熱狗的,帶著比太陽還燦爛的笑容,小馬哼著輕快的小調正等著陳在天還有吳英雄要一起去吃飯。
 
 
是說為什麼沒事要一起吃飯呢?因為小馬終於可以拿回他的真實身分了!
 
 
「欸,小馬恭喜你啊!是說我還是習慣叫你小馬啦,應該不會介意吧?」
非常愉悅的吃著美味的義大利肉醬麵,痞子也為這位好朋友感到高興著。
 
「對了這是要還給你的,你的兵籍牌。」
英雄微笑著將一個盒子遞給了小馬,盒子裡躺著的是一枚兵籍牌,沒有那麼亮滑的表面說明著他當初的奮鬥。小馬來回搓摸著上面刻有黃世楷三個大字的牌子,然後將它緊緊的握在拳心。
 
 
「是說小馬我問你啊,你怎麼有兩個狗牌啊?」
「陳在天你是小孩子嘛吃象那麼難看的。」
好奇的痞子邊吃邊問著,沾滿醬料的嘴讓無奈的英雄遞上了紙巾順便給他一計白眼,而痞子則是吐了個舌頭扮了個鬼臉然後搶過紙巾擦拭。
 
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兵籍牌,小馬笑的一臉靦腆。
「喔這個不是我的啦,是BOSS的,今天我早上醒來就掛在我脖子上了。我要拿下來還給他時他卻阻止了我。」
 
「喔~我記得送項鍊或是戒指的意思就是要套住對方啊~原來那個BOSS也是會耍浪漫的,英雄你看啦你竟然比BOSS還弱都沒有送過我什麼東西。」
嘟著嘴埋怨的瞪向英雄,食指一直指著那非常閃亮的牌子。
 
但是英雄卻無視痞子的吃著他的午餐,惹的痞子不爽快了起來。
 
「對了小馬,聽陳在天說你家出現了一個小孩啊,那你怎麼沒把他帶出來。」
繼續無視著痞子不斷送過來的哀怨眼神,英雄突然想到的問起。
 
「喔,在家啊。」繼續微笑的吃著麵。
「沒人照顧不擔心啊?」繼續無視的繼續問。
 
BOSS在家啊。」抬起頭抿嘴一笑,然後又低頭吃麵。
 
「咳咳!!你說BOSS在幫你帶小槍!?」
過於震驚的消息讓痞子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嗯,放心啦小槍很乖的BOSS只要看好他就好了。而且他今天心情很好不會對小槍開槍的。」
 
 
 
他心情好是什麼樣子?意思是他曾經有對那個小孩開槍嗎?
 
兩人腦袋中同時冒出一樣的問題,互看對方一眼然後石化。
 
「啊小槍喝牛奶的時間快到了很抱歉我先回去囉~錢我放這喔!」
 
快速吃完的小馬看了錶後就掏出錢來放在桌上然後愉悅的閃人,拋下了依舊是石化狀態的兩人。
 
 
欸對了英雄啊,你有沒有注意小馬的後頸上好像有草莓啊?
 
我沒注意。
 
喔,看到的時候我覺得眼睛好痛喔,英雄你幫我揉一揉好不好。
 

= =|||

 
 
 
「我回來了。BOSS你會餓嗎要不要我用東西給你吃?小槍你有沒有乖乖啊?」
開心的小馬一開門就對著客廳的兩人講話著,關門轉身時脖子上兩個牌子不一致的在空中甩了開來。
見到BOSS搖了搖頭後小馬就直接先幫小槍弄午餐了。
看著小槍滿足的喝完牛奶,小馬轉過來拍了拍小槍的背直到他打咯。
通常小孩打完咯之後也想要睡了,不過小槍倒是被小馬脖子上亮亮的東西吸引。
 
「小槍你在看這個啊?想不想要啊?」
燦笑的拿起自己的牌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在小槍前面晃啊晃,弄的小槍的頭也上上下下的動。
 
Q,你要知道,兵籍牌對於軍人的重要性是任何東西都無法代替的,不要把它當成玩具。」
默默不作聲的BOSS終於開了金口,制止了小馬的動作。
 
「任何東西都無法代替?那你,幹麻把你的掛在-我-這?」
停下手邊的遊戲皺眉的望向BOSS,雖然是個疑問句但似乎比較像是在確認
 
I thought I don’t need to explain. You really understand,Q.
淡笑的拍了拍小馬的肩,BOSS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將已經開始打瞌睡(其實是暈了吧)的小槍放入嬰兒車,小馬拿下自己的兵籍牌快步跑向BOSS,待BOSS轉身時就迅速的把它掛上,燦開一抹調皮的笑容,湊上去在他唇邊印上了一個吻,在清脆的"啵"聲響起後小馬又帶著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小孩般的笑容跑開。
 
 
 
 
 
 
 
 
想當然爾,在小馬正準備邁向第二步時就被BOSS抓回去,
 
 
 
 
加深了這個吻。
 
 
 
 
 
 
兵籍牌,在兩人間互相甩出耀眼的光芒,而後,很湊巧地緊緊貼在一起。



END

    文章標籤

    痞子英雄 BQ 小馬 BOSS

    全站熱搜

    墨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